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ptt-第一百零一章 財務公司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热门推荐:
我皱了皱眉道:“你们跟着我干什么啊?不是和你们说了,分头行事!”
关泽喃喃道:“走的时候,陆总吩咐过了,你上哪儿,我上哪儿!这里不比珠海,人生地不熟的,你做事又冲动, 必须得紧跟着你!”
我看了看安仔,安仔也点了点头道:“别看我,我也得跟着你!”
我哎了一声道:“他们就两个人,也得有个留下帮他们俩,安仔你留下,万一有点什么事,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柱子马上摆手道:“不需要,我可没你那么冲动,我是斯文人, 会动脑子的!”
我撇了撇嘴道:“那说好了,你就在这儿监视他就行了,其他的,你可什么都别做,有事给我打电话,去办!”
柱子做了一个OK 的手势,我和关泽,安仔走出了大门。
大天二妈的公司是一家财务公司,她还是老板,我本以为是多大的公司,可找到了地方,哪里是什么财务公司啊,就是一家二手的中介公司,加上小额贷款,和我见过的高利贷公司没什么区别。
安仔笑嘻嘻地说道:“要不要还是那招?咱们直接进去借钱啊?”
我摇了摇头道:“不行,咱们这么生的面孔,人家未必会理咱们的, 再说, 你看咱们这样,也不好骗啊,再想想!”
米其林之星
于是,我们三个人就蹲在这公司的对面,一家面摊前,叫了三碗面,想着办法。
正在我们第三面都要下肚的时候,突然来了一群人,一股脑地闯进了那家公司,我们都是一愣,安仔急忙说道:“这是要出事啊?怎么咱们还没动手,就有人抢在咱们前头了?”
我摇着头道:“不像,看这些人不像是有组织的,好像连个带头的都没有!走,咱们也进去凑凑热闹!”
我们三个人就跟着那群人后面走了进去。
里面已经开始吵得不可开交了,一个嗓门奇大无比的声音吼道:“你们到底什么时候还我们的钱?”
那边一个光头抄着一口的东北话说道:“还啥?凭啥还你钱啊?你们投资,亏了钱, 这都是你情我愿的事, 当时咱们也是签了协议的, 如果投资失败, 损失你们自己承担的!赚了钱,没看你们分给我们点,赔了钱就来找我们,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另外一个人急忙说道:“可你们当时说了包赚不赔的!答应我们只是存钱进你们的账户,就分给我利息的,我这存了快半年了,现在不但没见到利息,连本钱都不给我了,你们还有理了啊?你们这就是抢!”
然后其他几个人跟着七嘴八舌地叫道:“就是,你们这都不是骗了,是抢!还钱!”
啞醫
然后后面的人跟着一起喊叫道:“还钱,还钱!”
直播 小說
我悄悄地挤进了人群中,想了想,也跟着喊叫道:“还钱,还钱!”
光头丝毫没有被这群人吓到,不住地冷笑道:“还个屁的钱,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了,你们要再闹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耽误我们做生意,还得让你们赔钱呢!”说完,就把人往外推。
别看这群要钱的人叫的凶,但没一个人敢动手,都不停地向后退,我灵机一动,大声在人群里叫道:“不还钱,还敢打人,这都是我们的血汗钱啊,我老婆还在医院等我的医药费呢,孩子上学的学费还没交呢,省吃俭用攒了这点钱,全让你们给骗了,我不想活了,和他们拼了!”
本来这些人都一肚子怒火,听见我的扇动,立即也火上浇油,跟着我一起喊,最前面的人也开始骚动起来,开始和光头发生肢体冲突。
这下子光头有点慌了,人太多,他再蛮横,遇到这些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人,也是有些畏惧的,向后退了几步,急忙喊里面的人支援他。
他这一喊,办公室里一下子冲出了7,8个人,手里都拿着棍子,光头的底气又提了起来,指着最前面的几个人恐吓道:“来啊,看谁敢再往前走,我打得他满地找牙!”
前面的人又怂了,想往后退,我拼命地顶住我前面的人,低着头喊道:“怕什么?他们敢打人,咱们就报警,让警察来收拾他们,我就不信,他们这么做是合法的,他们是非法集资!”
马上就有人跟着附和了起来,一下子我们这边的人又占了优势。
两边的人就这么僵持着,他们也不敢动手,我们这边也不敢再往前去了,谁不怕真的挨一棍子,不值当的。
就在僵持的时候,办公室里面,又走出了一个中年妇女,穿得是雍容华贵,旁边还站了一个眼镜男,样子鬼鬼祟祟的,尖耳挠腮的,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
中年妇女没说话,就这么冷冷地看着我们这群人,眼睛男开口道:“你们谁是领头的,进来和我们慢慢谈,判个代表出来,你们这样,你一眼我一语的,我听谁的啊?大家放心,这事我们一定会帮大家解决的!”
没人敢做出头鸟,擒贼先擒王啊,人多的时候,大家可以互相壮胆,可一分化出来,就肯定会被逐个瓦解。没人出来。
劍 靈 同居 日記 飄 天
眼镜男不屑地说道:“连个出来说话的人都没有啊?那你们闹什么?怎么谈啊?”
我旁边一个大妈,推了我一把说道:“你刚刚说的最好,你去吧!”
她的话一出口,所有人都看向我,向我投来了鼓励的眼神,我心里这个骂啊,都他妈的是孬种,又没欠我钱,我就是来起哄的,这下麻烦了,我连他们欠的什么钱都不知道,我怎么代表他们去谈判啊?
还没等我说不同意,我已经被他们推到了最前面,妇女看了我一眼,冷冷地问道:“你代表他们啊!”
我只好硬着头皮回答道:“对,我代表他们!谈什么吧?就在这里说!”
眼镜男指着我说道:“不是和你说了吗?这里太吵,跟我进来吧,我还能吃了你啊!你们这么多人在外面呢!”
我犹豫了一下说道:“那我再找一个代表!”说完,看向后面,安仔急忙挤到前面,举起手大声自动请缨道:“我,我,我去!”
然后,我和安仔就被请进了他们的办公室里面。
妇女还是那样冷冷地看着我们两个,眼镜男倒是一改之前的态度,客气地递给我两烟说道:“兄弟,有事好说,你们带这么一群人上来,对我们造成多大的影响啊,这还让我们以后怎么做生意啊?这要是传了出来,谁还会相信我们啊!你们说是不是?”
我马上伪装起自己很害怕的样子附和道:“是啊,是啊!”然后再装出一副可怜相道:“可我们也是没办法,一年到头就赚了那么多辛苦钱,全拿来投资了,现在一分钱没赚到,本钱还没了,你说我们能不闹吗?我们就是着急啊,这样吧,我们也不要利息了,只要你们能还了我们本金就行!”
眼镜男轻蔑地说道:“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你没听说啊?你们投资的时候,那里面的条条框框都说得一清二楚了!你们亏了钱,我们也亏了啊!这有什么办法!你不能指望你买一次六合彩,就中一次六合彩吧?”
我恼羞成怒道:“那我们要是知道,你这投资就像买彩票一样,我们那里可能会投资啊,你这是虚假广告,骗人入局,我们可以告你们是非法集资的!”
眼镜男愣了一下,似乎说中了他们的痛点,然后看了看身边的妇人,那女人这时才认真地看着我说道:“兄弟,听你说话的口音,应该不是本地的吧?”
我有些心虚道:“哪又怎么样?欺负我们外地人老实啊?”
妇人语气有些缓和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出门在外都不容易,你的心情,我也可以理解!你看这样行不?你亏了多少,我补给你,但你得答应我,不要再让外面的人闹事了!我答应你们,3个月,3个月我就把本金给你们!”
我知道机会来了,变得很强硬地说道:“3个月太久了,我都不知道到时候上哪里找你去!你要是跑了呢,我们可怎么办啊?不行!今天你们要是不还钱,我们就一直在你公司待着,什么时候给我们钱,我们就什么时候走!”
眼镜男狠狠地说道:“你别不识抬举啊!都答应给你们钱了,还想怎么样?这么大笔钱,我们也得想办法!我们亏得比你们厉害!”
我死死地盯着他道:“你骗谁呢?你们怎么可能拿自己的钱出来投资,肯定是拿我们的钱是试水,亏了是我们的,赚了就是你们的,到时候最多是本钱一还给我,给点利息都打发了,你们的套路我太清楚了!”
这下从眼镜男的脸上,我看到了一丝惊恐,妇女却神态自若地说道:“你有证据吗?没有,就不要乱说,我可以告你诽谤的!”
我冷哼了一声道:“谁告谁还不一定呢!我们要求也不高,利息什么的,我们都不要了,就是要求返还我们本钱就行!”
妇人又打量了我一番,皱着眉问道:“你谁啊?我好像没看见你和我们公司签约啊!?你在我们公司投资了多少啊?”
我怕自己露馅,就虚张声势地说道:“啊,现在都不认账了是吧?你们是不是把我们的钱都亏空了啊!赔光了,现在拿不出钱来?”
妇人的思路一下子就被给打断了,急忙否认道:“我们公司运转正常,怎么会亏光了,只是暂时遇到点资金上的压力,我都说了三个月,三个月后,我答应保证一分不少的还给你!”
我啊了一声道:“只还给我?那其他人呢,再说了,3个月后,我怎么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你们?万一,你们都跑了我找谁去啊?”
妇人信誓旦旦地保证道:“不会的,我们这么大的公司,怎么可能跑路呢?”
我切了一声道:“你们这样的公司,我见多了,估计你们连银监会的都没去备注,随便在工商局注册个公司,走了帐,就说自己几千万的注册资金,再随便找一两个理财产品,做虚假宣传,把利润点夸得一分钱投资,都能得到1块钱的回报,然后拿到钱,要不你们就直接找到另一家大的投资公司短线投资;要不你们就把钱在贷款出去,收利息,时间一到,你们就死不承认自己赚了钱,都说是亏了钱。然后拖住散户不给钱,等到他们都没了耐性,还要什么利息啊?只要能拿到本金,就得对你们感恩戴德的,拖得越久,他们的要求就越低,到最好,只要等拿回一半,他们都很高兴了!我说得对不对啊?”
妇人和眼镜男同时啊了一声,不难看出,我猜的十分准确,妇人弱弱地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明知道我们是这样操作的,你还敢投钱进来,你不会是钓鱼执法的吧?”
我得意地笑了笑道:“我要是钓鱼执法,早把你们抓了,现在早就证据确凿了,拿着你们签的合作,就够了!”
妇人不解地问道:“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眼镜男突然明白过来了道:“你是想来讹我们钱的?你专门是替他们这些韭菜来收账,对付我们财务公司的,对吧?”
我笑而不语。
我的老婆是男神
眼镜男和妇人低语了两句,然后对着我说道:“兄弟,这样,你说过数,帮我打发走外面的人就行!”
我摇着头道:“我就算今天打发走了他们,他们明天不是还会来,事情闹大了,你们到时就是退了钱给他们,也会被人盯上的,这有什么用啊?你们这样操作,试过几次啊?次次都是这么打发人走的?”
妇人哎了一声,终于说出来实话道:“我们没试过啊,本来也没想着骗他们钱的,我就是知道个内幕消息,说一只基金,短期内肯定会涨停,肯定会稳当,想着自己有些钱,赚得太少,想多借点钱,可小刚和我说,借钱也是要利息的,赚的钱说不定还不够还利息的呢,就给我出了这个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