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覺醒讀心術,王爺怒撕和離書-第187章:煜兒真有福氣閲讀

覺醒讀心術,王爺怒撕和離書
小說推薦覺醒讀心術,王爺怒撕和離書觉醒读心术,王爷怒撕和离书
沈悠悠给银针消毒,随后施展飞针术,隔着衣物,她准确的认穴,飞快的扎针,让殷聚兰和楚冥煜,几个常年习武的,都看呆了。
放下解毒这件事,单是沈悠悠一手飞针术,已经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即便是亲身感受过沈悠悠飞针术的楚冥煜,也不曾看见过,原来她居然手法这样精湛。
她用了七七四十九根银针,额头上已经流出细密的汗珠。
楚冥煜掏出锦帕趁着沈悠悠停手的瞬间,帮她擦去。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月儿的身上,见月儿沉稳的睡着,大家都在揣测沈悠悠的医术。
半个时辰过去,期间沈悠悠不断的念动银针,释放银针刺穴的效果。
此时,她说道,“准备一个痰盂。”
马上有侍女拿来痰盂,做好准备。
无限 神 装 在 都市
接着,就见她迅速拔掉所有的银针,把月儿扶起来坐好,她坐在月儿身后,一掌击在月儿的背上。
月儿已经好久没怎么好好的用膳了,身体原本就亏空的厉害,沈悠悠这一掌,月儿怎么可以承受?
殷聚兰更是心疼,却不能阻止。
月儿果然张开嘴,一口黑血喷出来。
侍女赶紧端着痰盂去接,黑血喷在痰盂里,一股腥臭,瞬间弥漫了房间。
紧接着,沈悠悠又拍了月儿一掌,又是一口黑血喷出。
沈悠悠示意侍女走开,顺便让另外一个侍女端来一杯清水,给月儿喝了一口。
“姨娘,这是漱口的,别喝下去。”
月儿早就清醒过来,身子从来没有过的轻松。
她感受到了沈悠悠医术的高明,点头,把嘴里的水吐在痰盂里。
她自己坐好了,拿过杯子,又喝了一口清水,把嘴里的残血洗漱干净。
她已经好久没有坐起来了,她今天居然能坐了。
殷聚兰的眼中流出了泪水。
“母亲,都是女儿不好,让母亲担心,是女儿不孝。……母亲,我饿了,……”
她已经多久没吃过东西了?
殷聚兰哽咽着,说道,“哎!……来人!给二小姐传膳!”
“慢着!”沈悠悠站了起来。
“外祖母!姨娘长时间没有进食,现在,只适合流食,最好是米粥之类的,慢慢进食,她的身体才能适应。”
“哎!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只是一时激动,就给忘了。多亏悠儿提醒,不然,可就害了月儿。”
殷聚兰擦干净脸上的泪珠,又是落日城的一代女主。
“来人!赶紧去拿米粥!”
“是!”
跟前伺候的侍女,见主子有了好转,都喜上眉梢,大家心情格外的敞亮,喜滋滋的跑去,给主子拿吃的。
“姨娘快躺下,你现在身体虚弱,等到能进食了,慢慢调理好身子,悠儿再帮你用针,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恢复健康。”
沈悠悠在楚冥煜和殷聚兰的帮助下,慢慢的把月儿放在枕头上。
“多谢悠儿,你是煜儿的媳妇吧?煜儿真有福气,姐姐若是还在,看到你这个儿媳妇,不知道该有多高兴。”
月儿一口气说了这些,已经有些喘了。
沈悠悠急忙说道,“姨娘,你别说话了,现在需要休养,等你恢复了,我们有的是时间,悠儿每天陪着姨娘。”
“对,悠儿说的有道理,月儿快闭上眼,别说话了。”殷聚兰直接下命令。
月儿也是真的累了,便闭上眼,慢慢的睡去。
殷聚兰拉了沈悠悠去了外面。
“悠儿,听你的意思,月儿现在并没有解毒?”殷聚兰急切地问道。
刚才当着月儿的面前殷聚兰不好问出口,现在,她急于知道她女儿到底如何了。
她的接班人,原来是楚冥煜的母亲,自从楚冥煜的母亲远嫁京城之后,便把接班人的重担,放在了月儿的肩头。
谁知道,五年前,月儿中毒,寻遍了名医,没有人能解。
有人说了,这毒,除了神医谷的毒医霍不仁,怕是天底下,没有第二个人敢说能解此毒。
她不是不信任沈悠悠,只是觉得沈悠悠年纪轻轻,怎么就能得到霍不仁的衣钵,还恰巧就是煜儿的媳妇?
这也太凑巧了。
作为落日城的城主,虽然只是一隅之地,却也是高高在上的一方霸主,她多年的上位者,让她养成了事事怀疑的个性。
“是的,外祖母。”沈悠悠实话实说,她没必要欺骗一个老人家。
她不会给了人希望,然后再让人失望。
何况,现在没有解毒,不代表这辈子都不能解毒。
只不过是晚些时候而已,相信这位高瞻远瞩的老人,能理解她。
“现在只是解了一部分的毒素,要想全部根除毒素,还得假以时日。这是个漫长的过程,不过……”
“不过怎样?”殷聚兰不会放过任何对女儿康复有用的线索。
“若是有冰山雪莲就好了!”沈悠悠说道。
冰山雪莲,那可是一百年一开花,花期甚短,只有有缘人才能得到。
何况,雪莲得到不容易,收藏更是不易,不能日晒,也不能被虫蛀了,还害怕霉烂。
鉴于这样,除非有人急着用,平时采药人,是不会冒着生宁危险,到冰山上采摘雪莲的。
“雪莲?”殷聚兰问了一句。
随后,她大手一挥,说道,“传我的命令!在我们落日城管辖范围内,寻找冰山雪莲!派人到东楚各地,寻找冰山雪莲,一旦找到,不论价钱,一定要采买回来!”
她就不信了,她落日城主,连个冰山雪莲都拿不到手上。
遮天记
瞬间,消息传了出去。
“好了,悠儿,你也累了,让人带着你们夫妻,休息去吧!”殷聚兰说了一句,便去了里面。
马上有侍女过来,带了楚冥煜和沈悠悠去了外面。
两人的院子,和刚才月儿的院子一样的宽敞明亮,沈悠悠走了进来,感觉走进了花海。
“这是母妃原来的院子。”楚冥煜说道。
“哦?”这位老城主倒是个多情的,女儿都去了这么多年了,还留着女儿的院子。
“母妃在落日城的地位一定很高?”沈悠悠问道。
“是外祖母的接班人!”楚冥煜说了一句,拉着沈悠悠的手,紧了一下。
想必是想到去世的香妃,心中不快,沈悠悠便回握了一下,说道,“王爷,你还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