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醫者無雙 ptt-第531章 佈局展示

醫者無雙
小說推薦醫者無雙医者无双
孙兴赶紧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随即毕恭毕敬的递过去道:“陆逸尘您好,您好,我是永兴医药公司的孙兴,初次见面,您多关照。”
陆逸尘看看名片,不由无声的叹口气,他其实早就知道药商会找上他,并且不止一家,这些药商会跟味道血腥味的鲨鱼一般围上来,对他百般奉承,许诺各种各样的好处。
目的只有一个,多用他们公司的药品,能用多少就用多少。
究其原因,其实就两个字——利益。
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已经是陆续出现,并且是越演越烈,医疗界的贪腐程度也会越发让人触目惊心。
陆逸尘哪怕是个重生者,哪怕他还开着个大医无双的外挂,也是改变不了这样的情况,重生带外挂的人,也不是无所不能的。
陆逸尘扫了一眼名片,随即轻声道:“药品的事你还是去找陶院长吧,这事他主管,我不参与。”
陆逸尘改变不了这个现状,现在能做的,也就是不卷进这个旋窝中,他不缺钱,他想自己更干净一些,但也不是说,拿了这药品回扣就不干净了。
医生也是人,是人就要活着就需要钱,但仅靠他们那微薄的薪酬别说养家糊口了,连自己都养活不了,所以这笔钱他们得拿。
拿了药品回扣的医生绝大多数也是有着医疗工作者的良知与底线的。
但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在医疗队伍中,总有那么一些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人,为了钱抛弃了一个医生该有的职责与操守。
当这些人被揪出来的时候,他们身上的污点便会被公众无限放大,最终在大多数公众看来,这世界上的医生就没一个好东西。
这想法是偏激,但却也体现出日后几十年来华夏一个很大的矛盾点——医患矛盾。
孙兴不由一愣,他没想到陆逸尘这么直白,他赶紧要大开本,给陆逸尘一份他们公司各种药品的提成目录,孙兴还就不信陆逸尘对钱能不动心?
其实孙兴也不是什么永兴医药公司的人,不过永兴医药公司的经理跟他不错,他也就很快弄到了名片,还有包里的药品提成目录。
陆逸尘摆摆手道:“不用给我看,你去找陶院长吧,我还有手术。”
仍下这句话陆逸尘迈步就走,心情却有些沉重,他不缺钱,身价不菲,可以对这笔钱无动于衷,可其他人那?
有几个能做到对这笔钱视而不见?钱这个东西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真的是个好东西。
陆逸尘不可能让所有人跟他一样,对这笔丰厚的回扣无动于衷,他也只能任由事态一步步演化下去,最终让医患矛盾成了一个巨大的火药桶,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
孙兴到也没继续缠着陆逸尘,他还真去找陶江涛了,真如陆逸尘所想,他可以做到对这笔钱无动于衷,可陶江涛却做不到。
看到这份回扣清单,陶江涛眼珠子差点没红了,其实王蓉给他的已经不少了,但陶江涛这人很是贪心,看到又有人送来这么一份丰厚的回扣清单,他怎么忍得住不拿这笔钱?
陶江涛此时已经在想如何跟下边的人去说,让他们尽可能多的开这些药。
孙兴看到陶江涛这幅样子,就知道眼前这人中套了。
孙兴陪着笑脸道:“陶院长这清单您还满意吗?”
陶江涛这才回过神来,看看孙兴笑道:“不错,不错,你们永兴可以啊,这么快就让这些药品进到医院中了。”
药品想进到医院中销售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要打通很多常人想不到的缓解,大到政府部门主管医药这块的主要领导,小到药监局一个小小的职工,上上下下的都要打点,不然休想让药品进入到医院中销售。
这些环节确实相当繁琐,想打通也相当麻烦,是个很费心费力的事,但只要能完成,大把的钞票就已经对这他挥手了。
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想法设法的去打通这些环节。
孙兴笑道:“进了医院不也得多靠陶院长您帮忙不是,这事啊您还得多费心。”
陶江涛感觉眼前这个叫孙兴的到是个识趣,还懂事并且会说话的,他点点头道:“这都好说。”
孙兴笑道:“陶院长您看您这么关照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这样晚上我在魁星楼摆一桌,您务必要商量。”
吃喝的风气在97年前就开始在各地盛行了,小小的东安市也不例外,陶江涛更是每天参加大大小小的饭局,是这种场合的常客了。
孙兴这么一说,他也没拒绝,直接道:“晚上我也没什么事,那就去吧。”
孙兴满脸笑意的道;“陶院长您这种平易近人的好干部就该更多一些,这样我们这些老百姓办什么事才容易一些。”
一句马屁拍得陶江涛都有些飘飘然了,他到是谦虚的道:“孙经理过奖了,过奖了。”
孙兴又捧了陶江涛几句,他突然话锋一准道:“陶院长来您这之前,我还拜访了咱们医院主管外科系统的陆院长,可这陆院长好像很不好说话啊,我还没跟他说几句,他就让我走了,是不是我那里得罪他了?”
陶江涛笑道:“他那人就是那个性子,你跟他都不认识,怎么可能得罪他?这样,晚上我把他也叫上,你们喝两杯,也就没事了。”
反正也不是他请客,陶江涛自然愿意叫上一些人去,孙兴请客,他送人情,这事陶江涛自然是愿意去做的。
但这也正中孙兴下怀,就见他道:“那可太谢谢您了,这样五点半,我开车来接几位院长,咱们晚上不见不散。”
陶江涛满意的点点头,孙兴很是识趣的走了。
一出医院大门,孙兴就给魏旭宁打了过去:“魏总事办好了,晚上姓陆的回来,咱们就按照计划行事吧。”
炼狱
魏旭宁也没说话,只是冷冷一笑,他放下电话,来到窗前看着外边的景色冷笑道:“陆逸尘你不是给脸不要吗?今天晚上我就让你身败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