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529、凌雲渡,落屍分享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和孙悟空谈论了几句。
二人见靖宴帝,以及一批禁军护卫赶来,就终结了话头。
贵妃娘娘看到年轻道人和这毛脸雷公嘴的和尚相谈正欢,心底稍安,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神色稍有狼狈,却也不掩艳色。
“多谢道长救了妾身。”她大着胆子, 上前道谢。
事实上,她本该感谢的是毛脸雷公嘴的和尚,也就是孙悟空。只不过她看孙悟空貌丑,凶戾不少。而这年轻道人貌善,俊朗,一看就是个好说话的。以貌取人, 从古到今,向来如是。
“它也没害你的意思。”
白贵怀抱玉兔,轻抚其背,笑道。
看似这一句话,没什么出奇的。实则却是无息之间削减了玉兔的罪责。护短,非他一人如此,而是大部分的仙神都一样。极少有不护短的人。大义灭亲之事,不可取。
再者,玉兔也无做下什么太过的恶事,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昭阳和妾身谈笑正欢……”
贵妃娘娘欲言又止。
她之所以没直接道谢孙悟空,亦是与此有关。她纵然此刻知道刚才的昭阳公主、或者天竺公主是玉兔精,可她也不认为这玉兔会害她性命。反倒是孙悟空这般暴虐的处事,将她吓得不轻。
“道长所言确实不假,此妖虽冒充昭阳,却也为善。”贵妃娘娘是个心底玲珑的人,见这玉兔精是白贵的“爱宠”,也愿意卖白贵这等人一个好, 顺着白贵的话说了下去。
天生一对?我拒绝!
二人配合默契,连打带消。
玉兔精的罪责就变成了不谙世事,偷跑出来,到人间游乐的小妖。
靖宴帝终于赶赴到了花园, 他见贵妃娘娘石榴裙上留有余尘,又见白贵和孙悟空立在一旁,惊道:“爱妃,刚才发生了何事?”
他在路上时,就感受到了一股劲风吹了过来,将仪仗吹得七零八落。
这劲风是孙悟空抡金箍棒时的劲风。
仙神一怒,非等寻常。
“陛下……”贵妃感受到靖宴帝的大手,柳眉间闪过一丝厌恶之色,靖宴帝已经七老八十,而她风华正茂,只不过这点神色很快便被她掩饰了过去,“陛下,昭阳公主是只妖物,已被道长和这毛脸雷公嘴的和尚降服了。就是道长怀里的那只玉兔……”
目光触及玉兔,贵妃娘娘杏眸亦是多了一丝喜爱之色。
这玉兔浑身雪白,一丝杂毛也无。浑身晶莹若雪,兔唇粉嫩,眼眸似星。一看就是上等的品种。
不过想及这玉兔来历非同小可, 贵妃娘娘也不敢冒犯。
“陛下, 这玉兔乃是贫道故人的宠物。”白贵施了一个道礼,笑道:“此次是因贪玩偷跑下界,至于冒犯陛下,擅闯王宫之事,还请陛下勿要介怀,这是一根凤钗,乃是仙金所造,价值不菲……”
“贫道愿以此物消弭因果,不知可否?”
他从袖中取出一柄金簪,朝靖宴帝递了过去。
这金簪实则本是一件低品的法宝。不过送法宝于凡间皇帝,会平添一些因果之事,对人道会有一定的影响。这就非是他的本愿了。故此,他以法力直接磨平了这金簪内里的禁制、法则,只作一件寻常珍宝赠送出去。
仙金烨然生辉,璀璨夺目。
贵妃娘娘一看到此宝,就挪不开眼目。
她撒娇道:“陛下,道长刚才可是救了妾身一命,再者,这玉兔精潜藏在王宫内,也没酿成什么后患,依妾身之意,不若同意了此事。”
靖宴帝本想待价而沽,不过看到贵妃娘娘撒娇,内心一软,就同意道:“爱妃说的不错,若非白道长和这位长老,王宫内恐怕平添祸事,今日祸患已除,亦是道长和长老之功,这金簪朕就收下了,了结了此事因果。”
在位年号越长的皇帝,即使非是明主,却也不会是什么庸才。今年是靖宴二十八年。靖宴帝一直未改年号,可见风调雨顺,百姓安乐。
封建时代,更改年号,一般是发生了天祸、兵事等等,通过更改年号,来向天祈福。所以年号未变,且时间长,在位的皇帝就不会太差。
同意了结因果。一是,白贵所赠的金簪,确实是件珍宝,他又极宠贵妃。二则是,他若不同意,那后果也就难料了。这道人能收妖物,却也能放出妖物。雷霆雨露,俱是仙恩。
“悟空,你去将真正的公主请来,好让陛下和公主父女团聚。”
唐僧捻动佛珠,开口道。
孙悟空道了声“是”,脚底生云,就到了城外的给孤布金寺,将囚禁在寺后的天竺公主接上云头,重返而回。
这天竺公主和先前玉兔精假扮的公主一模一样,只不过身着素服,看起来颇为清雅,脸颊瘦削,一看就知吃了不少苦头。
“父王。”天竺公主哭泣,见靖宴帝,言道:“三年前,女儿在月下观花,不了被这妖孽所擒,她将我关在给孤布金寺的后院,假扮了我的身份……”
月娥记忆并未失去,也没有胎中之迷。她自然瞧出了,假冒她的,正是玉兔。只不过碍于她如今是凡胎,法力尽失。只得假扮自己不认识玉兔,以免让玉兔更生仇隙,折磨于她。
哭诉完后,月娥这才有了暇机,她从靖宴帝相拥的怀中脱身,好生打量了一下御花园,忽的瞅到了白贵,以及白贵手中的玉兔。
“白巡检怎会到了这里?”
“这玉兔是他所擒?”
她心底多了几分猜测,暗忖道。
不过她早间是见到白贵俊朗非凡,心思红尘,所以才被清源妙道真君打下了仙界,到了凡间。此刻见到故人,她匆匆一瞥,低头之时,粉脸多了一分的娇羞,明艳绝伦。
二郎神打月娥下界,白贵就在其旁,知道月娥未失记忆,上前一步,解释缘由道:“好让陛下知道,今日之事也是早就注定。贫道怀中玉兔为月宫捣药的那只玉兔,而陛下之爱女,昭阳公主亦是月宫仙娥,因心慕凡尘,所以下凡历劫,这玉兔因公主前世打了它一巴掌,记恨在心,故此……”
本来他不想说这么多。可谁料,似乎因为他插了一手,这一劫未曾见到太阴星君前来。太阴星君没来,无人解释这一劫难的前因后果,这一劫就不算圆满。他适才阳神出窍,去了一趟月宫,递了名刺给太阴星君,催她下界,但太阴星君却懒得动弹,委派他进行处置……。
太阴星君是老资历的仙神,不缺这点功德。
月娥对此事心知肚明,此刻白贵挑明,她也没有开口多说。
“月宫?结仇?”
靖宴帝和贵妃娘娘倒是有些惊愕住了。
他们万没想到,自己牵扯到了仙神的秘事中去了。尤其是贵妃娘娘,暗道自己刚才幸好没有对玉兔精多加苛责。听起来玉兔精地位不高,只是宠物,但她一个凡间妃子,又岂能与之相比。
“原来是此故。”
靖宴帝到底是老皇帝,很快平复了心神,点了点头,“白道长既然已经了结此事,这玉兔为何物,就不是朕应该关注的了。”
“白道长……”月娥走到白贵身边,抬眸端详白贵样貌。等靖宴帝说完话后,也该论到她整个正主讲话,躲避不得,“白道长,不知妾身前世因犯了何事被贬入凡界?”
刚才白贵说她因“思慕凡尘”,但她却故作不知。
说这番话……,另有深意。
“动了凡心,倾慕于……贫道。”白贵皱眉,面色澹然,将这件事坦然的说了出来。去往月宫赴宴之事,月娥对他频频侧目,他又不是懵懂童子,哪能不了解月娥的心意。
月娥神色稍显复杂,点了点螓首,退到一旁。
没有再问。
白贵的言语,已经表明对她无意。也是,她之所以倾慕于白贵,也只是见到了白贵是个俊俏郎君,又地位不浅,所以才会心生倾慕。倒也未必是对白贵有多少感情。
如今白贵虽未明言拒绝,然而意思已经很明白。
她对此事,也可放下了。
“月娥仙子,看来你心境已经圆满了。”
白贵见得此幕,传音道。
到凡间历劫走了一趟,对凡尘的思慕渐作澹然。所以月娥才能如此爽利的放下了心事。只需这一世渡完,月娥就可再次位列仙班。
白贵和唐僧一行人在天竺国逗留二日,享了盛宴款待后,再行离去。
出了天竺国国都。
白贵道别,“玄奘法师,贫道还另有要事,待办完之后,就在灵山候着你们几人,灵山再见。”
之后唐僧一行人还要历劫一劫,是寇员外之劫。
等这一劫过去之后,就可到了灵山。
“白师兄,你要去灵山做客?”猪八戒哼哼了两声,满是欣喜,“白师兄,你入了灵山之后,可要和那如来多给俺老猪美言几句,论功行赏的时候,能多给我论功一些。”
灵语者
零食别跑
“如来乃是真佛,白道长……”
唐僧上前制止。
他知道白贵神通广大,却还不认为白贵有能耐在如来佛祖那里说上话,给猪八戒讨个人情。他毕竟和白贵相处亦有一段时间。
“师父,你不知道我这师兄的本事。”猪八戒摆了摆手,太上嫡传徒孙,这等身份,又是天仙,在如来面前说上几句话,不是难事,他觍着脸上前,嬉笑道:“师弟也不让师兄为难,总之,封个好的果位就是。”
他心知,此行到了灵山之后,论功行赏,有成为佛门尊者的机会。
“朱师弟,贫道只是做客,左右不了如来的想法。”白贵无语,百人百性,猪八戒就是这种癞子性格,“到了灵山后,若有机会,我会说上一句。”
顾忌师兄弟情分,他不好意思话说的直白。
这句话,就是婉拒了。
猪八戒耷拉着脑袋,失意了不少。
他这一道路上,斩妖除魔没他的份,自有大师兄孙悟空代劳。提行李,也没他的份,都是三师弟卷帘大将在办。白龙马也是个脚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他一路上……,着实说不出到底做了什么。只是个混子。
没等猪八戒再说,白贵点了点头,瞬间消失不见。
几息之后。
他来到了灵山脚下。
在前往灵山之前,有一道活水,滚浪飞流,约有八九里宽阔。再走近,有一渡口,立着一碑,名为凌云渡。
渡口边,有一只无底的船儿。
船夫老迈,坐在船头上,敲着木鱼,念着佛经。
白贵法眼一观,便知这是接引佛祖,不过接引佛祖未曾搭话,他也故作不知,而是随意寻了一根独木,扔到了河水之上。
他向前一踏,横挪数步,落步到了独木之上。
独木破浪,前往对岸。
破浪数息,他身上掉下许多泥垢。这也非是泥垢,而是阳神身上的一些污浊,经过此河水,便被洗刷的一干二净。走到河水中间,他取出一莲子,咬破表皮,一股琼浆喷涌而出,磨砺道躯。
修成阳神,已羽蜕而飞升。
要是凡人经过此河水,便会落下死尸,也就是肉身。
莲子为先前观音菩萨所赠的功德金莲莲子。
独木桥撞到对岸壤土,白贵羽衣飘然,施施然落下了脚步,到了对岸渡口,此渡口亦有船夫。
“阿弥陀佛,贫僧见过道友。”
接引佛祖宝相庄严,颔首轻语。
“佛祖。”
白贵点头回礼。
“西天取经即将功德圆满,道友此行得王母娘娘授意。不若在此处和贫僧一道先做个船夫如何?”接引佛祖指了指无底舟船。
只见他盘膝坐在河水之中,河水漫过膝盖。
木鱼悬浮于空。
“谢佛祖指点。”白贵点头,踏在船头,脚步亦落在了河水之中。
这河水冰凉, 洗刷阳神。
一个冲刷,便是一千个阳神念头泯灭。但河水之中,又蕴含一股造化之力,阳神念头复而再生,比之前更加澄澈、透亮。
“阿弥陀佛……”
接引佛祖闭眸,不再交谈,继续诵起了佛经。
而白贵也没有客气,借助河水之力,开始洗练阳神。这凌云渡的河水,根据白贵的猜测,应是佛门特意炼制的“功德”水。
这是凡人成佛必经的一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