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祈魂傳說 塗烙-第27章 告訴我,你是誰熱推

祈魂傳說
小說推薦祈魂傳說祈魂传说
而此时,那黑色的大嘴突然张得比两个手掌印还要大上一倍左右,黑气显得更稀薄了,可是并不影响这张大嘴把手印直接吞掉,被吞吃掉的手印好像并不满足于这个结果,两个掌印合二为一变得更加火红了,在大嘴的身体里剧烈挣扎起来。可是这张遮蔽了白止半边视野的稀薄大嘴,就像没有受到影响般继续咀嚼着那火红的掌印。
渐渐地大嘴好像开始变得凝实了一点,好像感觉到自己的攻势反而帮助了对方,火红的掌印突然转化成正在燃烧的淡红色火焰,好像这个火焰是大嘴的克星一般,感受到自己即将化为虚无的大嘴非常人性化的做出呕吐状,可是火焰就像黏在了它的身上,久久没有脱离,慢慢的大嘴被烧得只剩下一双黑色的双瞳,在火焰中直直的盯着白止,那古井无波的瞳孔中好似翻起惊涛骇浪般,有着无穷无尽的怨恨。直到化为虚无飘散于红色世界中……
白止慢慢睁开惺忪的双眼,那长长的睫毛还在轻轻的颤动着,眼角好似还有一滴未干的泪渍,好似脑海里多了一些什么,正当白止想要去回忆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把有着两个黑洞洞的大孔的银色猎枪正在指着他的额头,以及那身披蓝色学院风大衣的冷峻少年修长的按在扳机之上的苍白毫无血色的手指和那好像一言不合就要你命的疯狂红瞳……
“告诉我,你是谁。”耳边传来毕长歌那清冽的声音。
“我,我,我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高风亮节、蕙质兰心、冰雪聪明的白大侠啊,哈哈哈”白止望着毕长歌的枪口依然逗比道,可能是怕气的毕长歌暴走,最后又补了一句话,“也是毕老板叫我来抓你的……”
就在毕长歌听得青筋直冒,马上忍不住先开一枪之时听到了后面那句话,便收起枪道:“哼,算你聪明,本想顺便以被附身解决掉你这麻烦的新人……”便准备离开这栋古宅。
“哎,等等你总得给我解释一下吧,还有我有新的发现。”看到毕长歌又要玩消失白止急忙喊道。
转身欲走的毕长歌停下脚步回身,道:“新人真麻烦,我又得说话,下次还是得让那只看门狗带你出来,好吧,我就说一遍,听好,这只怨魂比较特殊,他是怨魂中唯一具备吞噬特性的名为嗜魂的一种。当然,比较低端,只能靠嘴来吞噬,而且也比较单调,只能吞噬不具备特性的能量体,特性包含金、木、水、土、风、雷电、光明、黑暗等,而且不能吞噬超越自身层级的能量及自身的最大容量,而刚刚少女体内的嗜魂进入到你的脑海世界,所以活下来的不是你就是他,所以你应该明白了吧。然后,讲讲你说的发现吧?”
“说的好像你没当过新人似的,本大侠这么豪爽就不跟你计较了。情形是这样的,在我刚刚睁开眼后突然感受到强烈的悲伤,它如同潮水般不停歇的冲击着我的心灵,直到我渐渐地找到了这情绪的来源,在我的记忆中多了一段与我格格不入的画面。”
正在诠释着那异样悲伤的白止顿了顿,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继续道:“画面中我仿佛一个看客,在我面前出现了一间漆黑的大房间,好像一间类似于长方形的金属盒子的地下室,只有天花板上有一个门,只能从外面打开,一个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坐在冰冷的金属地板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发呆,黑暗中依然能够感觉那幼小的白色身影在瑟瑟发抖,这是画面之初,小女孩的人生好似从这里刚刚开始。”
末世英雄传说
一旁,拥有着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却可以被称作完美容颜的少年好似听得入了神,当白止停止了言语好似没有了旁白之后,便急切说,“然后呢?”
可能画面过于悲伤,感情过于压抑,白止轻抚自己的胸口,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然后,少女静静地坐着,头一直抬着,直到天花板的那扇门打开后他的眼睛才有了微弱的光芒,嘴边传来了轻微的叹气,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
正在此时,天花板大门抛入了一帮和小女孩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这帮小孩子在接触地面后并没有像一般的小孩子开始哭闹起来,而是各自分散开来,戒备着看着周围的孩子们,直到此刻小女孩说了记忆里的唯一一句话,我渴了,我饿了,你们是食物,我要吃了你们,便疯狂的冲向他们。
九命韌貓 小說
不死武帝 安七夜
这些孩子都是赤手空拳互相招呼在一起,无所不用其极,没过多久,这地下室如同人间炼狱般,到处都是血和破碎的尸体。此时的小女孩身上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了,白色的连衣裙已经被血染红,一只耳朵也被其中一个强壮的大孩子给咬掉了,而他正趴在地上张着嘴撕扯着还在咀嚼着他耳朵的那个孩子的身体,他的嘴因为张的力气过大已经撕裂到耳后根了,然而他并不在意,继续吞吃着。
直到这可怕的地下室依然仅剩下他一个活人的时候。天花板打开了,一只洁白的手扔下来了一个盛满白色液体的试剂瓶,瓶子掉在地上碎裂开来,这白色的液体瞬间变成了白烟将周围的一切溶解成白烟涌向少女,最后和少女融为一体。”
白止讲到这里,回想着记忆中的画面,早已忍不住胃液的翻滚走到旁边呕吐起来。刚刚还在出神的毕长歌缓缓地走到白止的身后拍了拍白止的背,轻轻道:“继续吧,这故事的下文是什么”话语中散发出淡淡的同情。不知是对少女还是对白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