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成小奶團,公主她被團寵了!討論-205大腦進水,小腦養魚推薦

穿成小奶團,公主她被團寵了!
小說推薦穿成小奶團,公主她被團寵了!穿成小奶团,公主她被团宠了!
孙火火很是焦急地喊了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哎呦!”云朵朵正开心地跑着,忽而像是撞到什么硬硬的东西,她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脑袋只觉得一阵眩晕。
“小兔崽子,敢撞老子?!他娘的!”头顶传来一声怒吼,那声音浑厚有力,夹杂着很重的怒意和怨气。
云朵朵头皮发麻,生怕那人的唾沫星子飞溅到自己的头上。
【真脏!】
“哪家的野孩子,给本王掌嘴!你不听话,调皮捣蛋的,没人管你,本王就替你爹娘管管你!”那人扬着巴掌,眼看着就要落在云朵朵的脸上。
孙火火看着这架势不太对,【可不能让朵儿挨打!】
他连忙跑过去快速地拉开了云朵朵。
这一巴掌没打下去,那人气得吹胡子瞪眼,“嘿呦喂,又来一个,好啊,本王连你也一块收拾了!”男人撸胳膊挽袖子,只以为这两个娃娃是跟着那位大臣来参加夜宴的官眷,怒火就要往他们的身上撒。
“谁?!”云朵朵揉了揉发疼的脑袋瓜,检查了一下身上并没有擦伤,她站起来叉着腰昂着头,冲着那个男人喊道。
“阿香姑姑,把这乱臣贼子给本公主抓起来,他要谋朝篡位!”
云朵朵凶巴巴地看着面前站着的男子,她短短的小胳膊指着面前的男人。
那男人身材高大,脸上从右眼角到嘴巴上面有一道长长的伤疤,看起来很是凶狠可怕。
若是寻常的孩子,见到这个样子的人,早就被吓哭了。
可是云朵朵自从见过孙火火的爹孙仁之后,对于这种长相凶悍的人就有了抵抗力,丝毫没有畏惧感。
赤南侯见这奶娃子在这胡言乱语,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兔崽子,死丫头片子,休得胡说,本王哪里要谋朝篡位了?!”
赤南侯的眼睛四处瞟着,生怕被来往的宫人听到传到陛下的耳朵里去,治他一个蔑视皇家威仪的罪过。
云朵朵张开嘴,使劲咬了一口赤南侯的手,【这手真臭!】
食戟之灵(番外篇)
“你要替本公主的父皇管教我,可不就是要谋朝篡位吗?”云朵朵高声说着,不甘示弱。
“呦,原来是九公主。”赤南侯这才反应过来,面前的这个娃娃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九公主了。
“给王爷请安,都是误会,王爷快入席吧,别误了吉时。”阿香行了一礼,将云朵朵抱在怀里,看着赤南侯说道。
阿香不想继续再让云朵朵和面前的男子争吵下去,她担心小公主会受到伤害。
赤南侯挑了挑眉,眼珠子色迷迷地在阿香的身上打了个转,挑了挑眉便走了。
【往哪儿看呢?狗东西!】
云朵朵注意到他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阿香姑姑,心里的火蹭地就上来了,【早晚让你不能人道!】
“九公主,臣先走了!”赤南侯摆了摆手走了。
云朵朵有些不甘心地看着赤南侯,就这么被他白白骂了一通,心里真是不痛快!
她又不是故意撞到他身上的,堂堂一个大老爷们儿,一点尊老爱幼的礼貌都没有!
孙火火冲着赤南侯的背影做了个鬼脸,“朵儿,你没事吧?”
云朵朵摇了摇头,牵着阿香的手往安庆殿走。
【真是洗脚的水,茅房的粪。】
【本公主不跟你一般见识!】
……
安庆殿内,宴席开始,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大臣们说着吉祥话,云北夜感谢着在场的官员们为南阳的太平盛世所作出的贡献。
云朵朵听着这些官话深感无聊,她端起桌子上的红豆汤,慢慢地喝着。
正在喝汤的时候,云朵朵总是觉得有人似乎在看着自己,可每当她抬头看向四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谁在看着自己。
正疑惑着,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只见席间一个身材粗壮的大臣站了起来。
“臣要参奏,九公主医术不精,残害病人!”
【这么突然?!】
云朵朵抬头一看,【好家伙,这不是,这不是那五大三粗的骂他是小兔崽子的那个人吗?!】
一言茗君 小说
云北夜眼神阴鸷地看着站起来的大臣,薄薄的嘴唇紧紧地抿着。
“陛下,这本是宫里的事情,臣不便干涉,可是,这事儿臣是从坊间的传闻听到的,若是不赶紧制止,给百姓们一个交代,怕是要寒了百姓们的心呐!”赤南侯一脸的哀痛之色。
“谭大人,说话可是要过脑子的!”萧统领放下酒杯喊了一嗓子,萧家和谭家本来就不合,萧统领一向是看不惯谭家的做派,再加上族人萧烬余是在福双宫保护小公主安全的,他很是反感朝堂之争要牺牲一个小小的孩童。
【连一个不过四五岁的孩子都不放过!】
云朵朵感激地看了一眼萧统领,敌我战线十分明了。
谭大人……怎么这么耳熟……
恋情於夜晚如花绽放
【谭大人?难道,这人是谭彪?!】
云朵朵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往脑门子上涌,【他奶奶个腿的,渣男来了!原来渣男就在眼前!】
云朵朵低声在阿香的耳边说了几句,阿香点了点头,轻轻拍了拍云朵朵的肩膀,离开了大殿。
“臣妾也听说,好像是辛者库死了个宫女儿!”角落里的江才人插嘴说道。
【这个江才人,真是大脑进水,小脑养鱼。】
云朵朵瞟了一眼说话的美人,【想谋害本公主的后宫嫔妃没有一个好下场的,你怎么就不懂前车之鉴呢?!】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位美人为何会此刻往她身上泼脏水,自己死了,对她能有什么好处呢?
更何况,有皇祖母和父皇罩着她,谁能奈她何?!
“哎呦,那死相那叫一个惨烈。”江才人说着用帕子捂住了口鼻,做出很是惶恐害怕的样子。
“而且啊,这宫女在死之前去过九公主的,那叫什么,回什么,啊回春堂的地方瞧过病。”
“肯定是九公主医术不精,害了人啊!”江才人的声音娇滴滴的,听的人心里直痒痒。
“哎呦,还叫什么回春堂啊,直接叫送命堂好啦!”